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.lkshu.com

环城术士 第七十五章 一夜鱼龙舞 二


    “所里不可能再给我们加人手,除非能确保抓住目标。你今天也看到了,这个案子其实不重要,连沪市那边都对这个案子不怎么上心……确实,看起来就是一场闹剧。除了那块玻璃还有一顿饭没造成什么损失,也没有任何人员伤亡。那孩子其实我看着还不错,就是糟心了点儿,小兔崽子!”想起下午的事儿,李姐要咬切齿。

    “唉~”男警察也愁。这活儿做好了没啥功劳,做不好麻烦一堆,又跟老百姓的幸福感没啥关系。就在两个人都有点儿消沉的时候,李姐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谁啊……是你!”在男警察诧异的目光中,李姐深呼吸几次,让自己平静下来,然后和颜悦色的对着电话说到。

    “咳咳~沈言是吧,沈言啊,我呢,年纪比你大,你可以叫我李姐。你打电话过来的时候,我正在看你的案件资料。你的事儿吧,说大也不大,我看了看,如果你当时就留下说清楚,可能都够不上刑事问题,你说你跑什么?你下午也不该跑!

    跑了和尚,你还能跑了庙?你好不容易找的工作不要啦!你房子也不要啦!我跟你说,现在房价死高死高的,民事责任就是赔钱,你有房子在手里,还怕赔钱吗?啊,听你李姐的,来所里……姐给你算投案自首,听见没?完事儿直接回家过年!

    有啥不懂的,你当场问姐,姐教你怎么说。你这事儿,就是年轻人脑子一热瞎胡闹,但千万别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,听懂了嘛!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说,李姐,你知道我原来是做什么的吗?”电话另一端,沈言正将一摞钱拆开,然后随意的往地面上一撒,一边说到。“您肯定知道我原来在咱们市的卫生检疫科工作对不对?但您肯定不清楚的是,我都干了什么。

    这么说吧,工作两年,被我拦下的不合格肉类,能装满一艘万吨油轮,论价值少说也好几个亿!好几个亿啊……出事儿那天,我正好在监督一批不合格肉的焚烧填埋,然后从焚化厂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嗯,我说的都是事实,什么都没有暗示——如果你觉得这两者之间有关联,那一定是个人原因。

    您叫“李姐”,理解上肯定没问题对吧。李姐沉默了,心情很沉重。

    她不是刚刚工作的傻白甜,她知道这个社会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。相比起案卷描述里的那个“神经病”,她更愿意相信刚刚听到的内容——沈言说的一点儿都不难查,不可能是假话!

    这边刚刚打击完变质肉,那边就出事儿,可能是巧合吗?可能吗!

    沈言躲起来,到底是在躲警察,还是在躲……她的目光,跟正在旁听的男警察对视了一下,一切尽在不言中!男警察刚刚工作,棱角尚未磨平,这时候气得眼睛瞪得溜圆!只是因为尊重李姐,才没说话。

    想想沪市移交过来的卷宗内对此事只字未提,细思恐极啊。

    这也是沈言的目的之一,别忘了,虽然黑衣人被“消除”,但某大厦的一楼大厅内,还扔着一地的枪械呢(黑衣人死后留下的)!那玩意儿可都是制图室的特产。沈言相信这个“解释”早晚会传出去,然后让更多的人细思恐极!

    “艾欧的规则”漏洞颇多,就像潘妮说的那样,大神没心思一一去弥补到完美。

    到时候就会出现,“大批找不到来源的枪械为何突现闹市区?监控为何拍下公路上大段“空白”区域?公交车莫名晚点为那般?某进口商发誓曾遭威胁有何难言之隐?警方闭口不谈案件的种种不合理之处,是谁发出了封口命令?这一切的背后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……”咳咳,我编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一般电视剧演到这儿,警察肯定还是会劝对方来自首,并且还要拍着胸脯说,“你放心!有我在没人敢动你,绝对还你一个清白!”……然后来自首的嫌疑人就被人搞死了,主角愤怒之后爆种,大杀四方……当剧情结束时,他拿着花束出现在墓地,轻轻的对着墓碑说,“坏人得到了惩罚,你可以安息了”。

    安息你妹啊!我最恨的那个人是你!

    “保护好你自己。”现实不是电视剧,李姐能这么说已经担了很大的干系,要知道在场的可不止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谢谢!对了,过年了,送你一份不是功劳的功劳罢。”沈言打电话,原本也不是为了调戏警察。他拆开靠近房门的厕所的水管,让水直接流到地上。水冲着地上的大额钞票,朝着大门边涌去。“xx小区xx栋xx号漏水,住户恰好不在家中,您要是没事儿,不妨过来瞧瞧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沈言看看被扬得到处都是的钱,摆在桌面上的护照,还有逐渐增高的水……飘然而去。

    白马曾骑踏海潮,由来吴地说前朝。眼前多少不平事,愿与将军借宝刀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如果将沈言的房子与“漏水公寓”在平面上连一条直线,那么以这个直线构成的两个等边三角形,一个顶点在马路上,另外一个顶点,是位于同一小区的另一幢更高的公寓楼。

    在这幢公寓楼这侧的某个闲置房内——别怀疑,现在的空置房真的很多。虽然“平均”后是30%,实际上我们都知道是被平均的,空置房还是主要集中在某些区域——沈言守在窗前,静静的同时观察着两个位置的情况。

    他拿着一张纸,写下一些这世界只有他能看懂的符号。这上面记录着他返回制图室的世界后,都碰触了那些“点”——譬如说“家”是一个、“苏芳”是一个、派出所是一个、“漏水公寓”代表的是另一条线……将这些综合起来,会得出一些有趣的结论。

    精灵的视觉堪比低倍望远镜。

    从这个角度他能看见苏芳兴高采烈的在给什么人打电话,然后站在窗前发呆,手里拿着一罐可乐;也能望见那两位警察一边拿着照片和路边的老人们聊天,一边朝这边的公寓楼移动。

    确认演员已经到位之后,沈言再度拿起“借来的”手机,拨打了当地派出所的电话——不是所有人遇到麻烦都直接找妖妖零,有时候居民为了片儿警早点来,会直接拨打当地派出所的电话。而派出所都有值夜班的人员……老实说,咱们的警察真的挺好的。

    “嗯,是的……对……漏水,漏的可严重了,楼上楼下楼梯间到处都是!但联系不上房主。对……请你们尽快派人来看看……对……唉,我看到楼下有俩警察,是你们所的吗?一男一女,嗯,穿着警服!谢谢啊!”

    他挂断电话,片刻后,那位名叫“李姐”的女警接到某个电话,然后他们开始加快速度,目标直指“漏水公寓”……看来是接到了报警后的转接电话,今天晚上有的忙了。

    “因为房屋漏水无意间引爆某贪腐大案”,涉事警察的责任会小很多,功劳也会有一些。否则就算案子被踢爆,对李姐二人组可就福祸难料。定向反复的关键在定向,复不复的咱们就不说了。

    沈言静静的观察着,苏芳那边还是一片宁静;而漏水公寓这边则出现更多的警车,更多的警察,耳后还来了一些像政府工作人员的人,再然后……一群乘坐suv的黑衣人,出现在沈言的视野中!

    果然!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“你猜到了,你果然早就猜到了!”潘妮激动的喊到。

    沈言开始有自己的想法这件事儿,让潘妮倍感自豪,有种自家孩子长大了的激动!要知道就在一个多月前的时候,那还是个计划往动漫无底天坑里砸钱的傻x,现在已经成长为能设计陷阱坑异界人的小坏蛋!

    才一个来月的时间啊,谁敢说穿越不锻炼人!

    好吧,我们从哪个女人离沈言远,潘妮就是谁的党这点可以看出,她对小沈的感觉也挺复杂。

    沈言得意的抬下眉毛,站起来将之前顺手牵羊的钱装进口袋,尤其是那些美刀。“走吧,这时候米国商店应该开门了,我们先去大采购!”

    沈言穿越了,沈言回来了——按照套路来讲,他应该从此拥有稳固的后方基地,然后来往于两个世界之间大肆倒买倒卖。将异世界的黄金、手工武器、萌宠、特殊植物、炼金制品、精灵艺术品等等贩卖到制图室,然后从制图室采购大量粮食、钢铁、技术、矿物、石油等等去异世界攀科技树,最终建立绿角湾王国,打下暴风城,统一半岛,推平云雾高原,剿灭恶魔,反攻大陆……不,是反攻……好像确实得用这个词儿。

    如此作为才对。

    然而事实是,制图室世界还潜藏着另一股极大的危机!这里绝对称不上一个合格的后方基地!

    因为这里还有黑衣人,以及黑衣人背后的势力!

    沈言见过的黑衣人就是全部吗?当然不可能!因为大佬总是端坐幕后,跳上台面打打杀杀的全都是小喽喽。

    沈言既然穿越异世界,当然可以选择从此销声匿迹——反正你们无论在制图室世界怎么折腾,都找不到我!折腾狠了,还会被艾欧大佬一巴掌灭掉,岂不美滋滋?

    哪怕他无意中返回了制图室世界,最好的选择依旧是悄悄地躲起来,谁也不联系,就当自己没回来过。然后等一个月的冷却时间一到,直接开门走人!

    可他做不到!

    他沈言还是男人!

    他沈言还是个聪明人!

    他无法假装自己想不到陈小雨她们会有危险!

    他不能坐视陈小雨……以及过去的不知是七个还是八个前女友因为他而陷入危险之中……

    在沈言看来,那些黑衣人做事情还是太拘谨了,他们是被艾欧大神吓住了!但就算是他,也轻易的能想到很多“曲解”制图室规矩的办法。譬如说,掏几万美金,雇佣一个贫民窟的人渣朝陈小雨开一枪!这算直接伤害吗?小雨是被制图室内的人伤害,这个伤害将是永久的,不再是七秒之伤!可哪怕那几万美金转眼就消失,但这样的人渣找起来依旧大把!

    而且更直接些,找黑衣人炮灰很难吗?当初黑衣人领袖也能轻易的让那些人对着制图室居民开枪。

    沈言,是有良心的。

    与爱情无关,只与作人的原则有关。

    他希望这些人的目光一直留在他身上,而不是为他人带去危险。所以他要主动出击,告诉那些人——

    宝贝,来爸爸这儿!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ps1:诗是唐寅唐伯虎的《题伍子胥庙壁》。

    ps2:因无法支付水军账单,老雷带着……咳咳,老婆跑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