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.lkshu.com

大文豪 第六百九十五章:叫你跪下


    怀义公子眉宇微微皱了皱,面上明显显得尴尬了。

    按理来说,师公和自己算是比较亲近,何况,他是衍圣公的世子,这晏先生虽是自己师公,可你见过太子和帝师之间,这样生疏的吗?

    晏先生,竟是直接走到较为偏僻的角落里。

    怀义公子虽面上不好看,可细细一想,想来……师公是淡泊的性子,所以虽然来此参加酒宴,可毕竟不愿意出什么风头,所以宁愿寻个僻静的所在吧。

    这样一想,他心里稍安了不少,面上的尴尬之色也敛去了。

    可接下来的一幕,却是令他彻底的震惊了。

    却见晏先生竟是走到了陈凯之身边。

    陈凯之……

    陈凯之和师公怎么会有关系?

    其实何止是怀义公子,殿中所有人,此时都已懵了,每个人都是一脸震惊的看着,似乎有些难以相信自己看见的。

    虽然众人都知道,陈凯之和这晏先生有一些关系。

    比如在当初抗胡的时候,这晏先生特意下山,对陈凯之表示了支持。

    可这只是道义问题啊,没有人会相信,当真是陈凯之请动了晏先生下山,所有人都只认为,这定是晏先生心中有大义,陈凯之的相请,不过是个名义而已。

    说起来,他们理应是泛泛之交才是,也仅仅只有几面之缘的人而已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所有人无法接受的是,晏先生走到了陈凯之面前,和陈凯之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。随即,晏先生便站在了陈凯之的身侧,与此同时,其他杨彪、陈义兴、蒋学士人等,也都站在陈凯之的身侧。

    这宴会,一下子诡异起来。

    每一个人面上都是骇然。

    莫说是其他人,便是慕太后,也是震惊不已。

    慕太后本是和陈凯之有过私下的交流,听说晏先生被陈凯之请来这赴宴,她自认为这是好事,可没往深里去想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所见的一幕,却完全是另外一个意思了。

    她显得很激动,眉宇轻轻一展,露出喜悦的笑意,一双眼眸也是停留在陈凯之身上。

    陈凯之高坐,喝着酒,一圈大儒站在他身后,面色从容,倒好像是理所应当一样。

    这些一个个眼高于顶,连朝廷都未必放在眼里的大儒。

    现在……竟……

    怀义公子见到这样的情况,不由怒了,一股莫名的嫉妒自身体里油然而起。

    自己堂堂衍圣公的世子,可在晏先生诸人眼里,竟还不如一个小小的陈凯之。

    他俊秀的面上带着冷然,嘴角微微一挑,竟是厉声道:“陈学候!”

    所有人还在震惊之中,不禁朝怀义公子看去。

    怀义公子轻抿薄唇,眼眸如钩,直直的看着陈凯之,那目光透着冷意,像是千年的寒冰,能将的心给穿透。

    陈凯之却是好整以暇,面色从容,整个人显得风淡云轻,他长身而起,恭恭敬敬的朝怀义公子行了个礼:“不知公子有何见教?”

    谦谦君子,温润如玉,细声细语,如沐春风。

    殿中没有一点声息,怀义公子苍白的脸染上了一层红晕,显得有些激动,他压着声音,冷冷道:“尔乃学候,竟敢对是师公与诸位先生,如此的怠慢吗?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,倒是拔高了他这世子,衍圣公世子尊贤使能、折节下士,反观陈凯之,高高坐着,而诸位先生,竟巴巴站在他的身边,晏先生这样的人,是他能怠慢的了的吗?

    你陈凯之是什么东西,竟是敢这样对待诸位先生,真是太失礼了。

    怀义公子看不过去,也是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陈凯之面如古井无波,忙道:“公子说的对。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?”怀义公子咄咄逼人。

    这一番的呵斥,倒是一下子显出了怀义公子眼里容不得沙子,还有陈凯之的傲慢。

    陈凯之张口欲言,这时,那晏先生却是徐徐上前一步,含笑道:“世公子多心了,老夫确实不配与护国公同席。”

    这一番话出来,顿时哗然。

    怀义公子一呆,这……是什么话。

    却听晏先生徐徐道:“老夫乃护国公府长史,今主公在上,于礼而言,身为长史,如何能够与主公同席呢?”

    整个殿中,顿时像是炸开了的锅一般,顿时沸腾。

    怀义公子仿佛心口被人重锤一下,差点一口老血喷出。

    长史……

    陈凯之乃护国公,开府建牙,按理来说,他确实是有资格寻觅人来任护国公府官职的,护国公府中,官职不少,譬如长史,相当于是护国公的副手,为护国公署理所有的公务,除此之外,还有录事参军,有诸曹参军,譬如功曹、仓曹、户曹、兵曹等等,其下又有主簿以及牙将。

    完全可以说,护国公之下,相当于是一个小衙门,这个衙门,围绕着护国公,发挥各种的职能。

    这便是所谓的开府建牙。

    自然,所有人都理所应当的认为,所谓的开府建牙,诚如许多亲王、郡王一般,虽也会聘请一些名士或者是贤达为官,可毕竟,这儿的庙小,真正的名士,若是当真有功利之心,自会入朝为官,谁稀罕去你那王府或者公府?

    正因如此,所以许多亲王、郡王、公爵之下,所谓的开府建牙,其实是形同虚设,招揽不到什么人才,除了赵王、梁王等重要的亲王,所谓的长史,更多像是管家。

    可现在……堂堂的晏先生,居然屈尊,成为了小小护国公府的长史。

    即便是朝廷,只要晏先生愿意,朝廷有大把的官职虚位以待,可人家……都看不上啊。

    殿中竟有了一些混乱,所有人俱是在窃窃私语起来。

    怀义公子已是一下子瘫坐回了席位上,他脸色铁青,晏先生乃是自己的师公,当年自己的父亲,早想请师公去衍圣公府担任要职,可晏先生一概拒绝,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他竟是跟在陈凯之身后,为陈凯之鞍前马后了。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这让人难以接受,怀义公子觉得自己的面子全没了。

    而此刻梁王和赵王也俱都面面相觑,万万料不到,陈凯之竟可以招揽到宴先生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他们都自诩自己是贤王,所以礼贤下士,招揽诸多名士给自己贴金,可现在……那些王府中的所谓名士和门客,在晏先生面前,真如粪土和珠玉一般的分别。

    他们一直想招揽晏先生这样的名士,却一直都招揽不到,可曾想到,这陈凯之竟是轻轻松松的将宴先生揽入麾下,也不知道这陈凯之有什么好。

    竟是……

    他们相互看了彼此一眼,心里都很不服气,却听得杨彪笑吟吟的开口道:“晏先生为长史,老夫远不及晏先生,幸好蒙护国公不嫌,赐老夫录事参军一职,惭愧。”

    杨彪……录事参军……

    这是当年的内阁大学士,历经数朝,现在竟屈尊在陈凯之之下,做一个鼻屎大的录事参军……

    什么是录事参军呢,录事参军一般都是王、公、大将军的属员,掌总录众曹文簿,说穿了,就是负责公文的属官,录事,便是记事,参军,形同于秘书,再直白一些,就是护国公府秘书长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看来……”陈义兴也笑了笑:“是该让诸公重新认识一下了,老夫陈义兴,忝为护国公府主簿。”

    主……主簿……

    太皇太后眼花缭乱,听到陈义兴竟成了一个小小主簿,差点眼前一黑,直接昏厥过去。

    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,完全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。

    那蒋学士一脸委屈:“老夫没什么官职,只好做一个小小门客了,惭愧,惭愧。”

    他口气,像是发泄不满,这位桃李满天下的名儒,居然……特么的没官职了。

    晏先生面带微笑,从容道:“而今主公在上,我等岂敢轻易就坐,上下尊卑有别,我等侍奉护国公,自该谨守礼法,请世公子,万万勿怪主公,若主公对世公子有得罪之处。”

    晏先生徐徐朝怀义公子走去,到了近前,笑容可掬的看着怀义公子,接着双手拱起,深深作揖:“学生愿代主公,向世公子赔罪。”

    怀义公子身子一颤,这个时候,他脑子已经嗡嗡作响,彻底的懵了,可他不傻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人,无论如何,还是自己的师公啊,衍圣公府尊师贵道,怎么可以让自己的师公向自己行礼呢。

    不可以,万万不可以。

    他忙不迭又慌乱的样子起身,道:“不敢,不敢,万死,万死……”眼看着,晏先生的礼成,他心像针扎了一般,真是痛死了,憎恨陈凯之,又恨晏先生本是佳人,竟是从贼,可此时,他还能做什么?却忙是噗通一通一下,跪下了。

    自己无法接受师公大礼的。

    却已经接受了。

    作为未来的衍圣公,礼法的代言人,接受了一个不该接受的礼仪,就仿佛是自己的爷爷给自己行了个礼,他能怎么办?而且在这众目睽睽之下,怀义公子想死的心都有,只能跪下,以更大的礼奉还:“万死,师公,万勿折煞了学生,请受学生一拜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