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.lkshu.com

星武狂潮 第0383章 看清老子


    要知道,哪怕是在他们进入太宇幻海寻找舒清之前,舒雪之名也早已经轰动宇内,只是还没有被冠上阵祖的称呼而已。

    而对于舒雪所掌握的阵法之道的来源,世人也有很多种揣测,有说是舒雪自行摸索而出,也有人说舒雪是在天地异变之后得到了某种奇遇。

    舒雪自己则表示过,自己有师承,但却没有说出师承是谁。

    现在,他们知道了真相。

    舒雪竟然是班铭的弟子!

    早在第一军院五百年校庆之后,班铭这个名字便成为了无数人心中的疑问,而如果让世人知道,他们眼中地位尊高的阵祖,竟然是班铭的弟子……毫无疑问,整个宇内,都要因此疯狂。

    “我实在很好奇,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?”兰冰云目光惊奇地道。

    班铭呵呵而笑,他其实是有些惊讶夕梦研似乎和舒雪有些交情的样子,而且,总觉得夕梦研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眼眸看似平淡,却似乎藏了深意似的。

    还好,夕梦研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缠。

    最后,夕梦研和舒清等人一起,进入了班铭的精神世界。

    哪怕是以夕梦研的见多识广,也被班铭的精神世界震惊了,而在感受到创始终焉之意的气息之后没多久,她身躯一震,旋即闭上双目,盘膝而坐,进入了一种玄之又玄的领悟状态之中。

    而班铭,则继续之前未完的事情,凭着感应,向舒雪追去。

    这一追,就又是五天过去。

    终于,班铭预判到了舒雪的方向,绕赶到了舒雪的前方!

    两个小时之后,班铭已经清晰感觉到,舒雪就在距离自己数千万公里外的地方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阵猛烈的能量波动从舒雪的方向传来,令班铭神色一变。

    当即,他穿上了法则铠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一口鲜血压抑不住,从舒雪的嘴里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身为灭境强者,自愈能力远常人,但舒雪此刻伤势之沉重,却已经可以说是触目惊心,大片的鲜血染红了衣服,她的脸色也是极为苍白。

    而在后方,能量气劲狂暴如天劫,法则波动沸腾了整片虚空,一道身形如闲庭信步般从中飞出,双手极为骄傲地负于身后。

    “舒雪,你逃不掉的!如果是在外面,我如果要对你下手,还心有顾忌,可是在这里,你毫无机会!”

    “虽然同是灭境,但你走的却是异途,不善攻伐,在第三层之时你便已经受创,穿越最后那道墙时受创更重,这种状态下的你,怎么可能是本座的对手?”

    “要怪,就只能怪你运气不好!第四层这么大,你却偏偏遇上了本座!”

    “不过,我可以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,只要你愿意效忠于本座,本座可以饶你一命!”

    清朗的声音徐徐道来,一字一句却又显得那么张狂不可一世,仿佛在他眼中,阵祖舒雪是一只随时可宰的猎物。

    这是一名丰神俊朗的青年,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宁尘!我就是死,也不会变成你的走狗!”舒雪恨声说道,嘴角又忍不住溢出鲜血来。

    没错,追杀舒雪并且将其击成重伤的人,正是无尘域主,宁尘!

    在进入了第四层之后,他不知何时竟也自行苏醒过来,并且遭遇了同样苏醒的舒雪,两人展开了激烈交手,最终变成了单方面的追杀。

    “生命如此美好,怎能轻易言死呢?”宁尘微眯着眼睛,盯着舒雪的背影,曼声道:“说实话,我很欣赏你,如非得以,我真的不想杀你,毕竟你是阵祖,是无数人心中的精神领袖,如果掌控了你,我无尘星域的势力,等于是在无形之中扩张了一倍,你我若是联手,将来称霸宇内令世界大同都未可知。”

    舒雪咯咯笑了起来,笑声里充满了嘲讽之意。

    “宁尘啊宁尘,就你也想称霸宇内?你配么!别人不知道你,我却对你知根知底,当年你自负不凡,却屡屡在班铭手上吃亏,最后还变成了太监,反过来求班铭替你根治!后来你流落到了外星球,结果修为被废,沦为奴隶,脸上被打上了奴印!天地异变,让你这样的鸡犬之辈得以升天,你立刻就对那个文明展开了清洗,一个不留!你这样的虚伪透顶无情无义之辈,如果真的称霸宇内,那将是苍生之劫!”

    听到这番话语,宁尘的脸色立刻变得极为难看,眼中爆出冰冷残酷的杀意,犹如毒蛇般,死死地盯着舒雪的身形,残忍地笑了起来,极尽冷酷地说道:“看来你真的想死?既然是始终这么不识时务,那么我就只好成全你了!”

    说罢,宁尘身形一动,灭境威压暴增,一伸手,舒雪身周的虚空便有了猛烈的法则波动,无形法则在他这一抓之下,生生抽离出来,交织成一张大网,朝着舒雪笼罩过去。

    同是灭境,舒雪对于这样的攻伐手段并不陌生,她目光清冷,毫不犹豫伸手一撕,顿时生生将那法则之网撕开了一条缝隙,身形就要从中穿过去。

    而在这时,宁尘眼中的杀意,陡然凝聚成了实质,随着他双指一并,所有杀意凝聚在了指端,化为了一把实质之剑。

    “杀之意境!”

    此刻的宁尘,施展出了自己的最强,他所领悟的意境,就只有一个字。

    那就是……杀!

    这意境中,参杂了他的恨,他曾经所受过的屈辱。

    最终,他所承受过的一切,都将以杀来做为了结。

    天地宇宙,无处不在杀戮。

    所以,杀戮之道,即自然之道。

    “死。”

    宁尘冷漠吐出这个字,双指一震,杀戮之剑携着滔天灭绝的疯狂杀意,直刺舒雪的后背。

    而在法则之网的阻扰之下,舒雪避无可避,若想不死,唯有硬撼!

    舒雪霍然转身,眼中有了绝然,法则领域显现而出。

    这法则领域,和所有道境五重天以及灭境强者的法则领域都有不同,上面无数的阵法光芒交织,显得极为繁复。

    而随着舒雪手指向前一指,这闪现无数阵法光芒的法则领域不断压缩变形,最终在她面前化为了一面盾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法则波动沸腾,轰然之后,杀戮之剑破碎了盾面,在舒雪张口吐血的同时,削弱了近五分之三的杀戮之剑已经杀到了舒雪的面门之前!

    这一瞬,舒雪的眼中没有恐惧,有的只是遗憾。

    到头来,她终于还是没能再见到师父一面。

    时间,在这一刻变得无限缓慢。

    一道黑芒,却似慢实快,从舒雪的耳畔穿过,然后迎上了已经削弱了许多的杀戮之剑!

    无声无息,杀戮之剑和黑芒相互抵消,转眼间同归虚无!

    就在舒雪一愣的瞬间,一道魁伟的身形出现在她身旁。

    “师……”受伤已经无比沉重的舒雪,在看到这身形的瞬间,多少天来一直紧绷的精神彻底放松下来,大悲大喜之下,瞬间昏迷过去。

    面具下,班铭的脸色极为难看,伸手碰触舒雪,便将其收进了精神世界。

    念头一动,一股创始气息便往舒雪的体内涌入进去,治疗她的伤势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以“无名”姿态出现的班铭,身上爆出了犹如真正的魔神般可怕的气息,怒意,杀意,恨意,疯狂之意……种种负面情绪,以最为激烈的姿态,爆出来。

    “无名?”

    宁尘看见班铭,眼神立刻变了一变,杀意不减,却多了几分警惕和忌惮。

    他仔细观察,现哪怕“无名”在这么杀意疯狂的状态之下,其散出来的气息波动,仍然是道境二重天的程度,眼中顿时有了异色,越坐实自己先前的揣测。

    “无名”很可能真的只是道境二重天的修为,其深不可测的实力,极可能是仗着法宝之威!

    一念至此,宁尘眼中贪婪之色一闪而过,对于“无名”也没有了最初的戒惧。

    “无名,你三番两次坏我好事,莫非真以为戴了一张面具,本座就拿你没办法?”宁尘负手而立,盯着班铭,曼声说道:“你把舒雪交出来,你我之间或许还能交个朋友,否则……哪怕你身怀法宝,我也必将亲手摘下你脸上的面具。”

    宁尘缓缓说出的最后一句话,乃是试探!

    他想要验证一下,“无名”的底细,是否如他所猜想的那样。

    在他眼中,听到这番话的“无名”,身躯有了轻微的一下震动。

    旋即,“无名”缓缓抬手,抓在了自己的面具上,沙哑的仿佛是在竭力压抑情绪的声音,从面具之下传出:“宁尘,你就这么想知道我是谁吗?既然如此,你他妈睁大眼睛看清楚——老,子,是,谁!”

    随着最后几个字以充满杀意的形式说出来,“无名”脸上的面具,缓缓摘下,露出了隐藏在面具下的脸庞。

    这是属于……班铭的脸庞!

    整片虚空,在这一刹那,都仿佛死寂了。

    对于“无名”的身份,宁尘有过许多种揣测,但他却从未将“无名”和班铭联系起来。

    在他眼中,失踪百年的班铭,肯定已经因为某些原因死去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真相揭露的这一刻,看着那张一度成为他噩梦的脸庞,他脑中嗡鸣。

    宁尘的眼睛缓缓睁大,睁到了最大,最终,从其喉咙深处,出了不可置信的极为尖锐的犹如被阉割过的太监的声音:“班铭?”

    身上的杀意溃散,宁尘不由自主地向后出好几十公尺。

    旋即,他意识到了什么,身形定住,看着身上煞气惊人的班铭,出了近乎癫狂的大笑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原来如此啊!无名就是班铭,班铭就是无名!”

    “难怪你出手救下班潜夫妇,救了许博,现在又来救舒雪!”

    “一切的一切,都只是因为,无名就是班铭!”

    恐怖的比起先前凝聚杀戮之剑时更加鼎盛而疯狂的杀意,从宁尘的身上爆出来,他衣袂飞扬,狂乱舞,英俊的脸庞上笑容扭曲犹如邪魔!

    他的身周,无数法则轨迹若隐若现,犹如无数的细微闪电在交织,这些法则轨迹抖动颤栗着,似随时要破灭。

    “可是,你现在算是怎么回事?道境二重天?这就是你躲起来不肯露面的原因么?这就是你要戴上面具的原因么?”

    宁尘的声音越高昂和充满杀意,他咧嘴而笑,目光如利刃般,远远盯着班铭的脸庞,伸出舌头舔了舔略显干涩的嘴唇,声音嘶哑道:“班铭,属于你的时代,早已经过去了,现在,是属于灭境强者的时代!你为什么不继续当你的小老鼠?为什么要跳出来自己找死?在无数人的脑海中,都根本没有班铭这个人,既然如此,我就索性将你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抹去吧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笑,越森然,身上的杀气,再度暴增。

    此刻的宁尘,犹如杀神附体,比身穿法则铠甲的班铭更像从地狱深渊中走出的魔神。

    他宁尘的道,是杀道,他要以此道,斩杀一切心魔。

    班铭,就是他的心魔。

    杀意沸腾的宁尘,缓缓朝着班铭逼近过去,所过之处虚空颤抖,同时声音沙哑地说道:“你想要救舒雪?到头来,也只是把自己搭进来而已,就凭你一个道境二重天,什么都无法改变……”

    相比之下,班铭在最初的煞气爆之后,反而是渐渐地冷静下来,此刻,他的眼中已经没有了煞,有的只是看尸体般的冷。

    他淡淡开口道:“既然你觉得,我改变不了什么,那么,多几个人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呵,就算再多几人,也不可能——”

    宁尘含着嘲讽之意的声音嘎然而止,甚至,他身上沸腾的杀意,也仿佛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般,一下熄灭不少。

    他前进的身形,像是被中了定身术一样,猛地定住,不再有一寸的前进。

    他的眼瞳,迅地放大,犹如见鬼一般,竟是……有了惊恐!

    只因为,就在班铭说完话后的下一刻,随着班铭表情淡淡地一挥手,从他的身周,凭空地出现了好几道身形,而且,都是宁尘认得的身形。

    舒清、南山烈、方石、兰冰云以及……夕梦研!

    从舒清、方石、兰冰云以及夕梦研的身上,皆是爆出了让寰宇都要颤栗的灭境威压,以及冰冷的充满毁灭倾向的杀意。

    而哪怕是最弱的南山烈,这时候也是爆出了道境五重天的威压,一股令宁尘都觉得有些心悸的寒冷气息,从其身上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乍然出现的舒清等人,都目光冷冷地看着宁尘。

    //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。手机版阅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