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更新 最新入库 我的书架 会员面板 收件箱 我的好友 收藏本站 手机版 m.lkshu.com

全知全能者 第171章 来电追问粉条事


    这一天早上,许广陵打的其实不是太极拳,而是陈老先生教的那个新的不知名拳法,被许广陵把宗旨归纳为“一苇渡江”的那个。

    大极拳,曾经,嗯,其实也就是之前的半个多月,许广陵一遍打过,全身上下大汗淋漓,但自从四个手足心窍全部打通之后,这种体验是再没有了。

    四窍全开的第一天,打太极,小汗。

    四窍全开的第二天,打太极,微汗。

    四窍全开的第三天,打太极,……

    没有汗了。

    没有汗,更没有那种淋漓尽致的感受,这基本意味着,太极拳,已经完成它的历史使命了。

    许广陵把其中经过说给两位老人听,两位老人都是羡着,叹着,然后章老道:“换吧。拙言,看来类似这样的气血活动,对你已经完全没有作用了。”

    所以今天早上,许广陵就换了。

    新的拳法总体其实还是气血活动,但它也有一部分是属于气血的提摄或者说“拿捏”,如果说太极拳是写大字,那这新的拳法就是写簪花小楷。

    许广陵感觉,这套新拳法应该够他练上一段时间的,但估计也不会太长久。

    其实,用简单一句话来说,当四心全通之后,四肢与脏腑之间,或者说整个身体内部,气血的运行是极其畅通的,不需要其它任何刻意的、额外的动作,任何动作,都是多余。

    现在,许广陵如果再坐在书桌前,别说坐上几个小时了,就是坐上几十个小时,哪怕中间一点不活动,他的全身上下内外,其气血的运行,也依然是圆转转,活泼泼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还需要什么活动手脚?

    不需要。

    完全不需要!

    不过这也带来了一个新的问题,那就是,如果还想进行外部肢体锻炼的话,应该用什么新的指导思想,去锻炼呢?

    这个问题,不论是章老,还是陈老,都不能回答许广陵。

    陈老先生一脸无奈,“你小子是怪物,这个问题,你自己去想吧,不要拿它来打击我们两个老头子了。”

    许广陵也无奈,两位老人不能问,他又还能去问谁?

    拳法什么的,要知道,他自己可是一窍不通的。而这个问题他更不可能去查找资料,不管是网上还是图书馆。那是纯粹地浪费时间,或者说嫌时间实在太多没处用。

    偶尔地,许广陵也会想到“梦”。

    但那个东西,太不靠谱。唔,怎么说呢,也不能说不靠谱吧,到现在为止,它所抛出来的东西,都是很好很好的,尤其是最近的那个“伏羲诀”,才练了两次,许广陵已经是相当地感受到其高妙之处了。

    不过梦的内容,却并不在许广陵自己的掌控之中。

    所以,基本上,考虑到切实问题的时候,许广陵通常并不会把它考虑在内。

    打完拳,吃完饭,回去之后,许广陵还是睡觉。

    其实现在,上午的时候许广陵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还需要睡觉,反正一时半会的,直到他回到住所为止,他也没有感觉到困。如果试着不睡,过十分钟、半小时、一小时,他可能很困,也可能不会。

    但许广陵并没有尝试。

    既然躺到床上还是很快睡着,而且一天下来,也并没有睡多睡得过度的样子,那就还是睡好了!

    当然最主要的是,许广陵现,他已经喜欢上了伏羲诀。

    而这个东西,只有睡觉的时候才能习练。

    这是第三次了!

    入睡之后,许广陵的意识一如之前,看到了五色花,看到了那些点点飞絮,然后他依然是采集着那些飞絮,最终也依然是意识落坠,和前两次简直是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但就在彻底地陷入沉睡之前,伴随着落坠的意识,许广陵于恍恍惚惚之中,似乎听到了一声极淡极轻微的“咚”的一下声响。

    那似乎……

    就像是一滴水,掉落在水池里。

    醒来之后,许广陵犹自为这个变化而振奋不已。他不知道这究竟意味着什么,但冥冥之中总感觉这是一件好事,大好事,而且同时,这是一个新变化,让许广陵本能地期待后续。

    当然醒来后第一件事还是洗澡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许广陵估计是整个星球上洗澡最勤的人了。

    但今天澡才洗到一半,电话就响了,许广陵等了三秒,因为偶尔也可能出现有人打错电话的情况,那多半会很快挂断,不过让他失望了,三秒之后,响声依然继续。

    见此情形,许广陵不得不中途走出来接电话。

    因为会给他打电话的多半也就是那么几个人,而这几个人在他心里都占据一定位置。

    来到床边,许广陵拿过手机一看,佳公子!

    “大作家,什么事?”许广陵问道。

    偶尔的时候,佳公子会纠正许广陵的这个称呼,因为他觉得自己只是个小作家,配不上大作家这个称呼,当然事实上似乎也是,不过作为回应,佳公子有时候会称呼许广陵为大作词人。

    作家,作词人,似乎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同行?

    然而事实是两人从来没在这个方面作过任何方式的沟通。

    今天,佳公子的情绪明显不太对头,没有那么多的闲情雅致和许广陵瞎扯,直接就是正题,而且语气有着一种明显的激动,虽然感觉出来已经按捺了下,“老三,你的这个粉条,还能做么?我还想要,越多越好!”

    “怎么,吃上瘾了?”许广陵笑着道。

    这粉条的口感确实不错,也许作为一个美食家,佳公子遇到它就如同色鬼遇到美女,所以有点迫不及待?

    但事实并非如此。

    “老三,你老实告诉我,你是做什么的?”佳公子在电话那头这般说道,语气很郑重。

    “鄙人作词人,兼作曲人,如假包换。”许广陵说着,“另外,偶尔客串厨师。”

    许广陵的厨师资格是被佳公子打假过的。

    但佳公子此时丝毫没有重提此事的意思,更没有丝毫说笑的心思,“老三,这个粉条,真的是你自己做的?”

    简直都有点审查的意思。

    但两人相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许广陵心知那头必然是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想到章老所说的这个粉条能降血压的事,许广陵若有所思道:“是。你先告诉我,怎么了?”

    ==

    感谢“天地唯我1999”的推荐票支持。

    感谢“电脑大白”的月票捧场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:访问网站